微信、小红书等再次被央级媒体点名 人民日报评论痛批“换皮”广告


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美”的重视,医美行业的发展日渐加快。在这一过程中,各种“种草”的社交台也成为了医美机构开展营销推广的重要台。凭借社交媒体带来的传播能力与极高的转化率,不少医美机构也都获得了快速成长。但在行业繁荣的背后,社交媒体医美营销存在的诸多问题,也屡屡受到批评。

日前,《中国青年报》便以《掉进“医美陷阱”里的年轻人》为题,聚焦社交媒体上的医美陷阱,对相关问题进行了点名批评。在报道中,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石蕾就曾表示,“我可能有一半的手术都是在做修复”。而许多前来做修复的患者,接触医美却并不是通过正规的医美机构或者医师,而是“小红书、微博、朋友圈甚至短视频台的‘种草’”,这已然成为一个普遍的行业问题。

社交媒体之所以能成为大多数人接触医美的主要渠道,与社交媒体的主要传播特点有着密切关系。对此,人民日报评论文章也表示,年来,一些机构以养生知识、人物专访、新闻报道等变相发布医疗美容广告,以“种草笔记”“达人经验”等形式进行植入推广,种种套路既规避广告发布资质和内容的审查监管,也为医美营销滋生着灰色空间。这些医美广告大行其道,加剧了社会焦虑情绪,也不利于青少年群体的健康成长,人民日报评论内容迅速成为网友高关注度话题。

在《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通过社交媒体而掉入医美陷阱中的例子比比皆是。如25岁的瑶瑶自从8年前开始做医美,她进行医美的初衷就是看到网上很多网红分享的个人照片而产生了容貌焦虑,所以想让自己也变得更漂亮。为此,瑶瑶对医美项目可为来者不拒,基本上社交媒体上面流行什么她就会“种草”什么,前后共做过几十次医美,但她非但没获得预期中的美貌,却让25岁的自己看起来像45岁。

更有甚者,某些博主还会以代购、帮忙等名义,在不具备任何资质的情况下直接销售各种医美针剂、药品等,由此而导致的各种纠纷以及事故也屡见不鲜。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我国每年因为黑医美而致伤致残的人多达10万以上。随着医美营销在社交媒体上的扩张,这一数字也还在持续增长之中。对医美社群进行治理,已经刻不容缓。

医美是一个颜值行业,也是一项健康产业,广告是其第一道关。能不能把好广告发布关、内容质量关,直接关系群众切身利益,也关系医美行业的长远发展。而这不仅需要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加大执法、处罚力度,网络台也应建立健全审核机制,主动拦截违法违规医美广告,多方合力、久久为功,才能彻底跟治医美广告领域的顽疾。唯有如此,才能让更多的求美者获得更全面的消费保障。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