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赵原:新经济视角下生态产业深化的行与施

 

前海股交投资控股云投行资本生态经济首席研究员、合伙人  张赵原

新经济高质量发展生态产业化的行

“懵圈”是当下市场环境中感同身受的状态。回顾并结客观认知到资本价值的个体单元利益最大化极端与资本价值深化的多元共生价值生态化可持续两者有着本质的特差异与意义所在。产业资本化、 商业资本化、 金融资本化的成熟后需要的稳定与强大成为接下来发展思索的主旋律。特别是金融资本化产生的缘问题所之矛盾和冲突。面对这些必然问题时有用的方法是结有迹可循的历史经验。基于黄、长两河流域形成东方文明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是我们的所向披靡制胜法宝。应该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基石。新中国以来因被动“硬脱钩”和国际金融海啸产生的危机化解能软着陆都是存在着我们东方文明的本质基础。中央提出的新时代的生态化战略转型是真正的风向标。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重点从构建乡村振兴新格局、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发展壮大乡村产业、建设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繁荣发展乡村文化、健全现代乡村治理体系、保障和改善农村民生、完善城乡融合发展政策体系8个方面进行了具体部署。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22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初步健全;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以往经验告诉我们要在市场经济中做出好成绩就必须要看政治、政策及引导清单。“乡村振兴”是政治经济学的宏观发展战略,生态资源价值化在深化的全局观是本质。在资本价值深化的视角下来看是要通过货化与资本化市场实现“生态资源资本深化”,筑成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的两化之路。从而改出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新路径,这也是如何能够实现高质量效益型的新经济需要。

对于整个宏观经济来说,以建设生态文明发展生态产业价值化结构要素条件,县域是生态经济的基本单元,是宏观经济与观经济结合的关键层次,推进带动县域生态经济首先是强化经济上的“金字塔形”稳态结构。我们了解到的数据来看具备生态资本深化的条件是因为全国经历20多年基本建设投资,已经形成了1300多万亿设施资产,其中有200多万亿是在乡村,中国的整个金融资产是300多万亿元,相对来说,300多万亿的金融资产量并不大,只是实体资产的零头。此外还有约计300万亿的债务,大多对应为资产的建设负债。三类资产加到一起大体上有2000万亿的规模。如何把这个资产规模用新时代新的经济创新激活,需要把空间资源变成空间绿海,形成新时代生态经济的新领域。

从2006年完成免税的16年来,国家向农村基层投入了大量资金,使得99%村镇级完成了“五通”进村的基本建设工作。“电、水、路、气、宽带等都已经建到了村里,甚至到了户。“五通”是在沿海办开发区的标准,这就意味着农村已经具有创业的基础条件。农民的医疗、教育、社保各项开支由中央统筹,占全国人口36%的农民人口,占中央财政的50%以上,农民得到的是“超国民待遇”,为生态产业经济强盛铺足了厚厚的路。

其次来看需求侧的中产阶层绿色消费。从需求侧来讲,空間生态资源价值化开发对应三大类消费群体。其中,农民为主体的底层社会的消费还是生存的,高收入者主要是海外消费。而中产阶层人口超过4亿,成为消费引领者。世界上中产阶层消费倾向是绿色主义。我们现在GEP(生态系统生产值)非常小,增量GEP提高GDP系数空间非常大。也就是说4亿人的绿色消费市场足够的大。

回顾2021年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建在2月22日新闻发布会中提到,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世界经济下行影响,一度有3000多万农民工留乡或二次返乡。今年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度全国农民工[11]量29251万人,比上年增长2.4%。其中,外出农民工17172万人,增长1.3%;本地农民工12079万人,增长4.1%,城镇就业人员46773万人。由此可见未来返乡留乡及市民下乡的人数会逐渐增多。

生态产业化中的“产业兴旺”将不是产业资本阶段一般意义的一产农业的产业化,很大程度上是农业供给侧改革与金融供给侧改革这两大供给侧改革相配合推进的新经济 —— 生态经济,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乡村振兴上对应着的主要经济基础是生态经济。基上述数据来看生态产业经济的基础要素条件具备,需要我们一起大胆创新和勇于实践,成为新经济体中的主角之一。之, 我国的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的两化之路为之必然。

资本服务生态产业价值深化的施

新发展阶段:一个是数字经济;一个是生态经济。这与过去产业经济和金融经济两个阶段的经济形态与维度不一样。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独立非执行董事及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认为:如果把数字经济和生态经济结合,将数字乡村落实到乡村绿色发展之中,很可能会改变已经形成的金融资本利益群体走向西方金融资本虚拟化扩张的发展模式。生态经济新生产力要素的结构扩张,带来县域空间生态资源开发的必要条件。不可拆分的空间生态资源要素最大的特征是在地化,内嵌于具有区域特色的自然地理环境之中,地理位置、空间特点、人文风貌、历史文化等构成了在地化的基本要素,在较长历史时期内形成相对稳定的内涵结构特征的复杂社会制度视为在地化的内涵。在地化包含着依托生态空间形成的多样、可能和包容,既是一种在地物质空间的载体,也是基于成员生存权利的多元主体动态互动过程。因而,生态资源自然边界和社会空间边界高度重合且具有“资源、资产、资本”三资合一的最优在地化空间是“县域”,也使县域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国内大循环经济拉动和生态经济增长的供给方面具备极大潜力。

乡村振兴发展战略是2017年中央提出,到2022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初步健全; 中央强调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是为了实现绿色生产方式。乡村振兴不能只从农业内部着手,必须从城市和乡村两端发力,形成城市新需求和农村新供给的有效结合,聚拢乡村人气,振兴生态产业,同时满足城乡两方面的发展需求。 由于城市周边的大部分耕地被年来房地产过度膨胀带动的“增减挂钩”政策搞成了“基本农田上山”,加之部分地区推行合村并居,导致农民远离土地,粮食耕种条件恶化,机械和劳动力上山种粮的成本奇高;越是形式主义地靠各级开会发文件来保护基本农田,撂荒地就越多。机会资本主义的失败案例及教训给正义生态经济发展垫路。

“新阶段、新理念、新格局”三新思想是重要指导思想。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生态文明和乡村振兴是新阶段转向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两大重要支柱,生态文明之所以能成为支柱,就是因为生态资源可以转化为产业。也就是说,要将气候、环境等等各个方面的资源要素化,转化成生态经济,实现生态资源的 “生态产业化”,原有产业的“产业生态化”。我们通过资本创新和实践创新积极融入并渗透到生态经济中去,基于“三位一体”,“三变改革”“三级市场”的因地制宜创新实践中开展生态资源价值化的资本深化交易服务。

一、新时代新经济“三农”工作新篇章。我们作为社会资本积极参与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项目类型。以股权投资,资本运营,金融服务等方式因地制宜,一县一策的赋能企业或台进行合作,如农业加工型项目,农旅融合型项目,全产业链型“三生一体”项目。

二、新经济生态产业化创新培育。以参与者共同出资方式在项目当地与组织或者台企业成立非盈利台,为组织创新建设研究,人才教育,政策研究,商务服务,顾问服务,市民下乡项目孵化等用统筹城乡发展的思路和理念,让市民下乡,农民进城的互动合作共体化,促进工业反哺农业”到“工农商融合发展”的市场化高效高质量进程,使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现代化发展稳步正义推进。

三、生态资源全局创新实践。活化县域空间生态资源价值化,以山、水、田、林、湖、草、沙、冰,甚至在地化动物(如萤火虫)、星空,都可以作为生产力要素。在生态价值资本化、空间价值资本化、数字价值资本化的生态资本深化交易中发挥资本服务能量,活用信用、保险、债卷、票据、基金金融产品赋能县域经济及服务好县域经济体组织,合理合法合规的创造生态产业价值化及社会价值化。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